中国·丽水网

主办单位:中共丽水市委宣传部 丽水日报报业传媒集团
问政电子邮箱:lswwzztc@163.com

问政直通车
微信端

问政服务热线
0578-2127345

问政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问政详情

联名信



云和县个体工商户发布于2020-09-09 11:17

我们是云和县的个体工商户,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和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状告我们销售的云南白药牙膏、七度空间卫生巾侵犯其注册商标。对此,我们提出以下异议,希望政府给予我们帮助。

1.我们在不知道该产品为侵权产品的情况下,在接到法院送达的起诉状后已经将涉案商品全部下架,且其后并不再购进涉案产品进行销售。故我们已经于2020年4月16日停止了涉嫌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因此侵权行为事实上已不存在,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和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要求立即停止侵权行为的诉请无实际意义。

2.我们尊重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和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知识产权,但其销售涉案产品的行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的,无主观过错。首先,云南白药和七度空间在外观上一般人很难辨别其是否为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其次,我们从未因销售涉案产品受到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处罚;最后,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和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12月28日取证后,在明知我们存在侵权行为的情况下,没有及时发出要求我们停止侵权行为的警告或请求,也并没有及时到法院起诉,因此我们的行为完全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的。依据《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我们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3.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和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要求我们赔偿的经济损失并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的标准计算,依法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和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诉称经济损失达2万元,这是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的规定,被侵权人的损失可以根据权利人因侵权所造成商品销售减少量或者侵权商品销售量与该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乘积计算,即使我们真若构成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和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认为的销售侵犯其商标专用权,也应根据我们侵权所得利益计取。另一方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第七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

4.我们只是销售者,系食品、卷烟、小百货零售的个体工商户而非涉案产品的批发商或专卖店,销售范围有限、经营规模不大、周边超市众多。涉案侵权产品单价不高、利润较小,现实生活中消费者对此商品的需求量不大。

5.证据保全程序违法,公证书不应当作为本案定案依据,不能认定我们存在侵权行为。根据《公证法》《公正程序规则》《公证机构执业管理办法》的规定,公证机关只能在规定的地区范围内进行公证业务,当事人应当申请住所地,经常居住地,行为地或事实发生地的公证机构办理公证事宜。证据保全公证应当有两名公证员亲自办理。而我们的经营地点、行为地和结果发生地均在丽水市云和县,恒安公司住所地在福建省晋江市,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在云南昆明,但是本案中的公证机关却是上海市长宁公证处,该公证处和本案没有关联性,其不能在核定的执业区域以外受理公证业务,因此该公证处没有管辖权,其出具的公证书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有合法效力,不能作为判决该案的依据。不能据此认定我们存在侵权行为。且二公司舍近求远,由上海市的公证机构进行公证,其诉请的差旅费、公证费不属于合理费用。

6.我们并没有销售大量侵权商品,销售数量很少,而且从正规渠道进货,店面和规模都很小,销售卫生巾所得利润很少。此外二公司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损失的金额和计算方法。

7.二公司系恶意维权,其目的是为了牟利,并不是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二公司以侵害商标权为由起诉了多达几十位侵权人,均委托律师事务所办理,其自身公司没有派人参与。二公司在购买商品、调查侵权的过程中没有向我们告知,也没有和我们协商如何处理,而是以侵权索赔为目的起诉到法院。我们之前并不清楚所销售商品为侵权商品,如果知道销售商品确实为侵权商品,愿意承担责任并整改。二公司应该去寻找源头,起诉制造侵权商品的制造商,而不是受害者小商户们。

8.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没有提供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不能证明该公司仍然拥有商标使用权。

9.我们一致认为,鉴定应该由有资质的第三方通过法律规定的程序鉴定,鉴定报告出具人为商标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产品进行鉴定,有违公正性。

10.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派人实施了本案的公证购买和拍照程序,该程序是公证书的重要内容,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代理了本案的诉讼阶段,诉讼代理人与证人的身份存在冲突,则该公证书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只派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为公证购买涉案产品,也缺乏合理性。代理人不认为男性具有识别涉案女性用品的能力,不能排除该工作人员购买的是正品。

11.1.公证书上的照片没有公证人员的照片,也未提供公证员乘坐车辆及住宿的发票,不能证明公证人员已经到场。事实上根据经营者回忆,当天也没有发现三名男性一同购买涉案产品。2、该公证书未附商品小票,只对过程进行拍照,并未配备相应的录像材料,无法证实产品出自哪里。3、该公证书未附封存的照片,根据公证书所述,贴封条后交由申请人的代理人,无法与公证处封存时的照片对比,无法确认封存的产品即是公证购买的产品。

12.对本案中鉴定报告的三性,不予认可。1、该证据的性质是当事人陈述,非我国民诉法规定的法定证据种类之一的鉴定意见,不能证明涉案产品是假冒的。2、该鉴定证明没有时间、没有具体的鉴定人员、鉴定标准和程序,其鉴定缺乏可信性。六、对公证费、律师费发票的三性,均不予认可。该案件属于系列案件中的一个,不能证明该发票是用于本案。

13.对封存实物有异议:1、二公司不能证明其所比对的产品是所谓的正品,其没有将该所谓的正品作为证据提交。该比对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2、二公司授权十家生产商生产涉案产品,无法确认该产品出于何处,也无法确认十家厂商中是否有生产厂家生产的产品与公证购买的产品相同。3、二公司所谓的区别仅是其公司代理人口头陈述,没有生产厂家或者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生产标准作为参考,且肉眼识别的差异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综上所述,我们都只是一个小个体工商户,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数月,现在生意已非常惨淡,几乎面临关闭状态,根本就再经不起任何轻微的经济冲击。我们没有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故意,并且涉案产品有正规合法的来源渠道,不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请求政府给予我们帮助。

云和县 回复

2020-09-14 14:33

网民:你好!

    1.你反映的情况为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和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与我县个体工商户销售云南白药牙膏、七度空间卫生巾的商标侵权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第一款“有本法第五十七条所列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之一,引起纠纷的,由当事人协商解决;不愿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也可以请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第三款“对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的争议,当事人可以请求进行处理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调解,也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调解,当事人未达成协议或者调解书生效后不履行的,当事人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向人民法院起诉”规定,商标侵权纠纷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也可请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即市场监管部门)。我局认为:云南白药牙膏、七度空间卫生巾商标权利人(利害相关人)已依法向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起诉,未向我局请求处理,因该侵权纠纷司法审判机关已立案受理,我局作为行政管理部门现已无权介入调处纠纷。

    2.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第二款“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时,认定侵权行为成立的,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没收、销毁侵权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权商品、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违法经营额五万元以上的,可以处违法经营额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经营额或者违法经营额不足五万元的,可以处二十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五年内实施两次以上商标侵权行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当从重处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销售”规定,对于商标侵权行为我局应当依法进行行政处罚。另从行政执法和行政处罚角度考虑,我局已向我县广大个体户收集销售给其假冒产品供货商的信息,并联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属于我局管辖范围内的依法进行处理,不在我局管辖范围内的依法将线索抄送相关部门。       

     3.云和县个体工商户的帖文反映内容中对商标权利人(利害相关人)在诉讼中提供的证据材料真实性和有效性存在异议,因我局是行政管理部门,司法审判机关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如何对证据材料进行认定,我局既无资质也无职权介入。据了解云南白药牙膏、七度空间卫生巾侵权纠纷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作出了几起判决文书,认可了商标权利人(利害相关人)提供的证据材料并判决了民事赔偿金额数千元不等,从该份帖文来看云和县个体工商户的诉求是“不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我局作为行政管理部门,无法对司法审判机关已作出的判决进行变更,也无法干预司法审判机关审判过程及结果。被告(云和县个体工商户)对原告(商标权利人(利害相关人))的证据材料及索赔要求有异议,可在庭审过程中提出,对判决不服的也可进行上诉,我局无法也不能左右司法审判。

共有4条回复
龙门精英2020-09-09 11:54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法治社会,案子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政府不能干涉。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实是政府可以有作为,而且是很大的作为。从过程看,你们其实是受害者,当初应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那是假货。
云和县个体工商户2020-09-24 17:02
终究就是一句话,没人管我们。
云和县个体工商户2020-09-24 17:05
根本也没评论是否满意,用户评价就显示满意。
我要回复
提示: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