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丽水网

主办单位:中共丽水市委宣传部 丽水日报报业传媒集团
问政电子邮箱:lswwzztc@163.com

问政直通车
微信端

问政服务热线
0578-2127345

问政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问政详情

举报松阳法院詹宵宁涉嫌虚假诉讼、枉法裁判请求立案查处



盼公平正义发布于2020-10-09 13:42

关于松阳法院詹宵宁涉嫌虚假诉讼、枉法裁判举报材料

举报人:王泠蕊,联系电话15557802336

被举报人:詹宵宁,独任章锦平夫妇与夏绍增夫妇《房屋买卖契约》合同纠纷案一审法官。

请求事项:依法对松阳法院宵詹宁涉嫌虚假诉讼及枉法裁判等涉嫌职务犯罪立案侦查,并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本案原告章锦平在单位已经购买一套房改房后,再借名参与教育局集资违规购买了一套教师集资房。按房改政策,一户家庭不能办理第二套房改房的产权证,也就是说国家禁止一户家庭享受两套房改福利房。因此本案是原告章锦平因办不了国家政策限购房的产权证,而捏造房屋买卖提起虚假诉讼“破限办证”,诉讼目的是利用司法判决谋取集资房(房改房)虚假买卖名义的协助办证判决书,再利用法院的强制执行程序取得违规购买集资房不当房产的的权属证书。因此本案必须枉法裁判才能让原告司法利益的实现。担任本案审判法官詹宵宁也就理所当然涉嫌虚假诉讼、枉法裁判,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一、枉法裁判

詹宵宁于2016.12.7—2018.4.5日审理松阳县劳动局干部章锦平诉与民族中学教师夏绍增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违背原告(章锦平)涉诉房需办房产证的房产取得,是借名参与被告单位松阳县教育局集资建房取得的事实,枉法裁判。

原告章锦平1996年教师夏绍增的名义参与教育局集资建房,并分3次缴纳39199.11元集资款,97年底从教育局领取一套面积111.95集资房钥匙后入住。其居住约3年半后向松阳县原房管所申请办理产权证被拒遂于2001.5.21日单方拟好《房屋买卖契约》要挟被借名人夏绍增名。章锦平在《契约》中捏造与夏绍增、王建兰之间虚假房屋买卖事实,并以此为由于2016年12月向法院提起诉讼,目的是借诉讼程序,借名违规购买的他人单位集资房以判决方式办理房产证。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起诉时章锦平明知自己39199.11元违规购买属于教师身份享受的、实际集资建房优惠款为63124.51元集资福利房,还敢以虚假房屋买卖合同的虚假民事关系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

经詹宵宁审判的(2016)浙1124民初3049号判决书认定:“1996年,松阳县教育局进行集资建房,被告与第三人(即夏绍增、王建兰)参加了教师教师新村四幢4—4—4号房屋的集资。建房的集资款由两原告(即章锦平夫妇支付1997年该房屋建好后被告与第三人并未入住,而是直接由原告(章锦平)夫妻接收并居住使用至今2001年,被告与第三人之间感情出现问题,两原告与被告及第三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契约,约定‘甲方将教师新村四幢4—4—4号房屋卖给乙方,价款40000万元在立约时一次付清该房屋产权即属于乙方所有签订合同时,原告并未支付过40000万元但被告(夏绍增)认可原告(章锦平)缴纳的建房集资款为4万左右----请注意:约40000元集资建房款是97年年交纳的,并非2001年合同约定的购房款)。据判决书如此认定,足以说明2001买卖契约中的房屋买卖是虚假的涉诉房屋的真实来源原告借被告之名参与松阳县教育局集资建房购买的集资房取得房产,法官詹霄宁是明知涉诉合同房屋买卖事实不存在而违背事实裁判。

另:判决书认定的事实还可以推断:2001.5.21日签订《房屋买卖契约》原因被告夏绍增与第三人王建兰夫妻感情不好,不是基于夏绍增有房屋要卖给章锦平夫妇需要签订合同。因此合同房屋买卖意思表示不真实由此更可推断:法官詹宵宁已经识破本案“房屋买卖纠纷”事由是虚假的,其诉讼是虚假诉讼,根本目的是想借虚假诉讼骗取法院判决办理其违规借名集资取得的教师集资房的产权证,从而破“限”办证。

综上、詹宵宁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章锦平与夏绍增之间不存在厉害关系)。但是,詹宵宁不但没有驳回,还罔顾事实判决本不存在涉诉合同房屋买卖纠纷事由、原被告之间没有利害关系的、原告精心设置欲侵占教育系统集资房利益、并借虚假诉讼办理原告自己违规购买并一直居住房屋的不动产登记手续。

二、詹宵宁利用审判权,代本案第三人虚假诉讼。

1、借案件审理将本案涉诉合同卖方被告身份捏造成第三人诉讼身份;捏造已离婚15年后第三人与被告婚姻存续期对涉诉房共同共有产权(实质是捏造共同共有处置权)等两个民事法律关系,为虚假房屋买卖办证程序“需要”而创造民事法律关系证据,并进行枉法裁判,导致原告章锦平违规谋取的他人单位集资房的产权证被违规办理,为原告章锦平顺利抛售房产铺设绿灯。

2、詹霄宁在审理过程,对原告捏造的第三人身份和对诉讼房虚假的共同共有权不审查,涉嫌渎职;对没有证据证明捏造的第三人婚姻存续期对涉诉房共同共有处置权的事实,却借审判程序强行给与本案虚假第三人对诉讼房的共同共有权及处置权,仅凭原告提供的没有涉及第三人婚姻存续期对涉诉房401室房产分拍内容的2002年《离婚调解书》注意:该证据并非第三人参与诉讼而提供,而是与共有权无关的原告提供在离婚后长达14年后,对教育局登记在夏绍增为所有权人的401室集资房未经婚姻法程序依法确认或分割,就枉法判给第三人王建兰对401室财产处置权(判其协助原告办理涉诉房的房地产登记手续)。确切地说,詹宵宁是以审判者的身份代替了第三人的诉讼身份及诉讼主张,并代第三人主张处分了其“婚姻存续期的共有房产”的出卖转移,涉嫌滥用审判权枉法裁判

3、关于王某兰为第三人诉讼身份及婚姻存续期对涉诉房共同共有法律关系事实问题:原告的诉讼请求未涉及第三人协助办理合同房屋虚假买卖房产登记手续的主张,原告提供的主要证据第三人王建兰与被告的离婚调解书,只能证明“第三人”婚内财产未涉及分拍,并不能证明“第三人”与被告的婚姻存续期有共同共有房产的事实,且第三人没有出庭诉讼主张诉争房的共同共有权、处置权。退一步即使“第三人”真实主张诉讼,然确认“第三人”婚姻存续期的共同共有房产应是婚姻法调整的法律关系范围,不应以案涉的《房屋买卖契约》上的签字,即可确认“第三人”婚姻存续期房产的共同共有权、处置权。婚姻存续期的共同共有房产需要在婚姻期对购买的房产或建造的房产、或其他来源属于婚姻家庭共同财产的真凭实据。而本案的涉诉访,仅仅是松阳县教育局登记了集资房401室权利人为夏绍增,并不能证明夏绍增本人拥有该房产。而401室集资房在第三人婚姻存续期的1997年是章锦平预缴39199.11元集资建房款,该部分房产与第三人的共同共有无关;后续2016年虽由被告补交了23626元涉诉房集资款,但此时第三人与被告脱离婚姻关系已经14年,该涉诉房部分房产也与第三人无关。事实上涉诉房63124.51元的房产与第三人的婚姻存续期没有半毛钱的共同共有关系,那么,法官詹霄宁凭什么认定本案涉诉房是第三人的婚姻共有房产及共有处置权?!

根据一事一理原则,本案房屋买卖纠纷《合同法》调整的案件。证据离婚调解书与本案合同房屋买卖的权利义务没有关联。另外,第三人王兰与被告夏绍增同是《房屋买卖契约》中房屋的卖方,原告章锦平“契约房屋”的买方本案诉的“案由”既然是房屋买卖合同纠纷那么根据合同对应的权利义务关系,同在合同卖方签字的第三人兰与夏绍增应该是共同被告因此,在本案没有任何事由与法理可以让“第三人”兰适格第三人诉讼身份,故本案诉讼主张与第三人之间不存在厉害关系

4、本案与捏造的第三人身份对应权利的虚假诉讼:既然本案原告起案由是2001年签订《房屋买卖契约》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而第三人与被告夏绍增都是案涉《契约》的卖方,同是与章锦平夫妇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利益对立方,若原告认为所购房产系第三人婚姻存续期未分拍的房产,那么,作为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理应为“自己婚姻存续期未分拍财产”权益出庭进行抗辩。但明显不符合常理的是:涉诉房屋出卖方王建兰对买方章锦平夫妇提出于己不利的事实,反常地以“书面形式”向法庭明确表示承认【注:+可参照《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司法厅关于防范和打击虚假诉讼的若干意见》浙检发民字(2017)5号第四条第一款第(5项)的规定】;更不符合常理的是:审理法官詹宵宁审理过程违反婚姻法程序默认第三人为涉诉房产权共有人以审判人替代第三人虚拟“出庭主张”给于虚拟的共同共有处置权,目的是帮助原告借民事诉讼程序完成不当房产虚假诉讼产权过户

本案诉争房虽系第三人离婚前存在,但不能证明婚姻存续期共有。詹宵宁在审理时已经清楚了涉诉房建房款97年底前的39199.11元是原告章锦平夫妇支付,后期2016补交的集资款23626元是离婚15年后由夏绍增缴纳的。据此詹宵宁应该清楚诉争房整套房产63421.51元,与王建兰的婚姻存续期及离婚后对该房产都没有共同出资的事实,就不存在“婚姻存续期”或离婚后的共同共有房产,更不具备共同共有处置权,因此第三人王建兰根本不具备处置涉诉房的权利,也就没有案涉房产买卖名义协助办理涉诉房房地产登记手续的事实与证据。固詹霄宁在本案应该没有诉讼请求要求第三人协助办理涉诉房产权证登记手续的情况下,利用审判权替原告增加该诉讼主张,并判王建兰协助办理涉诉房产权证的登记手续,显属违背事实枉法裁判。

5、詹宵宁代虚拟第三人主张、放弃“婚姻存续期”涉诉房屋未分拍财产权及离婚后对诉争房共同共有处置权,虚假诉讼

若第三人是涉诉契约房屋买卖关系之外民事权利的第三人,应该有独立的书面诉求主张,或出庭应诉,主张自己的权益。但这个第三人自就像一位天外神仙,既未参加本案诉讼,也未委托律师代理应诉,却又神奇地操控案涉诉讼的权利。詹宵宁明知“不告不理”是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对第三人王建兰既未出庭主张权利、又未授权委托他人代为放弃其2004年就已经主张涉案集资房是其与夏绍增婚姻存续期未分拍财产没有授权同意对未分拍财产进行处置的情况下,詹宵宁私自代替第三人王建兰放弃其婚姻存续期涉诉房屋共有财产的争取,及代第三人在离婚后主张对诉争房中涉及夏绍增房产份额转移的处置权,此为詹宵宁在合同法的范畴内给予了虚构第三人王某兰《婚姻法》范畴的合法权益之虚假诉讼。

对婚姻存续期未分拍房产的确认或处置,在离婚后主张,必须经婚姻法程序向法院诉讼,重新经法院确认或判决归属,才有法律意义的房屋财产权与处置权,不是凭一张结婚证确定“婚姻存续期”的共同共有房产事实,即使是法官,也不能代第三人王某兰主张婚姻财产权利。

5、詹宵宁未经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就利用审判权代替原告主张增加、放弃诉讼请求,虚假诉讼,并违背不动产登记禁止登记的规定,枉法判决涉诉房产的登记手续:依照民事“不告不理”的原则,法院只能依照当事人提出的诉讼请求及相应的事实与理由进行审理和判决,不能随意代原告增加、放弃诉讼请求。一审原告的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办理教师新村4幢2单元402室的不动权属证书,并将该房屋的产权转移登记在原告名下(请注意:原告没有请求第三人的任何事项)。经詹宵宁审理判决的结果是“被告夏绍增、第三人王建兰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原告章锦平、王建敏办理松阳县西屏街道教师新村4幢2单元401室的房屋产权登记手续。”通过比对可发现:(1)原告没有请求法院判决第三人王建兰协助原告章锦平、王建兰办理诉争房产权登记的内容,是詹宵宁利用审判权虚假诉讼捏造了第三人王某兰协助办证的原告诉讼请求内容;(2)原告诉求有“将该房屋的产权转移登记在原告名下”的请求,也是詹宵宁枉法裁判删除原告该诉讼请求内容;(3)原告诉讼请求要求被告协助办证的房号是402室,同样是詹宵宁借审判权擅自篡改为401室的见(2018)浙1124民初3049号判决书,并建议侦查机关调取一审法庭同步录音录像)。詹宵宁对本案的审理,是基于一定要让原告顺利得到不当手段购买的401集资房的房权证书为最终目的,继而确定审判目标,再徇私舞弊判决。詹宵宁是由于知道不动产登记法律有“未办理首次登记,不得办理其他登记”的明确规定,而故意模糊原告诉讼请求要求判决的诉争房地产登记内容,不判明到底是要协助办理首次登记,还是要协助过户登记手续的判决内容,为诉争房实际存在未办首次权属登记,而取得房产登记禁止登记情形进行人为操纵的登记打“基础”。尤其对捏造的第三人王建兰诉讼身份与权益关系的处理,采取徇私舞弊采纳第三人书面伪证、虚假审理、虚假认定原告捏造事实的方式,实现为原告顺利谋取违规购买国家房改政策限购房的产权证书而审判。

三、借审判权捏造第三人诉讼身份,是对本案诉讼费的判决,制造可以按照詹宵宁的主观愿望让原告章锦平少付,让第三人王某兰不要付,绝对要被告夏绍增多付的审判意志为主导逻辑而判的依据,涉嫌借审判诉讼费名义敲诈勒索被告夏绍增的钱财。

四、与原告合谋虚假诉讼,枉法裁判,替原告章锦平谋夺被告夏绍增教师身份16年工龄住房补贴每年3.684元/㎡计4716元、一次性住房补贴168元/㎡计13440元,共计18156元的市场升值及交纳23626元建房款的对应房产市场升值等高达30多万。虽然詹霄宁未直接判决被告夏绍增补交23626元房款的对应房产份额归章锦平,但利用司法权将登记法规禁止办证的情形判决登记,所实现的利益目的是尽快“合法”抛售含有未确认判决争议份额房产,从而实现掠夺不当房产的所有市场升值利益。从判决后章锦平再次勾结法院执行局违法强制执行办理涉诉房被告夏绍增姓名初始产权登记、盗取权利人夏绍增姓名权属证书办理章锦平97年从教育局购买的集资房的虚假过户手续,即可推断本案的诉讼目的非法谋取不当房产的产权证书及实现终极掠夺房改房利益。

上述诉讼特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虚假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8】17号)第一条 采取伪造证据、虚假陈述等手段中的(七)单方或者与他人恶意串通,捏造身份合同、侵权、继承等民事法律关系的其他行为第二条中的(五)非法占有他人财产,数额达到十万元以上的情形;具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法发【2016】13号)中1.虚假诉讼一般包含以下要素:(1)以规避法律、法规或国家政策谋取非法利益为目的;(2)双方当事人存在恶意串通;(3)虚构事实;(4)借用合法的民事程序;(5)侵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案外人的合法权益等等规定情形因詹宵宁判决给夏绍增造成的财产损害,也符合枉法裁判罪的立案标准,涉嫌枉法裁判罪。

综上所述,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司法公信力,特请求贵依法尽快予以立案侦查,依法追究詹宵宁涉嫌虚假诉讼、枉法裁判的刑事责任。

此呈:                     

                                                       举报人:王泠蕊

                              2019316日首次,2020.10.09日改稿

2020.6.8【最高检投诉詹霄宁虚假诉讼、枉法裁判】

创建保存成功!您的线索查询码为: A20200608e8ac3fe8 ,请牢记查询码!

:1、2016.12原告起诉状+证据2001年签订的《房屋买卖契约》

01原告诉状1_副本2.jpg

02原告诉状【照片.jpg

04房屋买卖契约.jpg

2、(2016)浙1124民初3049号民事判决书+《关于教师新村集资建房的说明》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集资说明.jpg

3、第三人王建兰2004年3.4日的《申请书》、2016.12.26《情况说明》

王建兰申请异议登记.jpg

王建兰  情况说明.jpg

4、2016.7.《教师新村住户办理房产确权补交款》表、夏绍增交款票据

 2确权交款表.jpg

3夏绍增交款发票.png


市检察院 回复

2020-10-16 11:28
拟同意受理调查。
共有2条回复
盼公平正义2020-10-17 21:01
谢谢
我要回复
提示:您尚未登录,请先登录!